联系我们

NBB品牌官网

weige4812

扫一扫添加微信

内丘一个男人的《做饭》

发布者:NBB官网发布时间:2022-08-01访问量:8

内丘人,内丘事儿,每天晚上都推送,点击上面关注我们就可以看到

做  饭》

杜海军

我最早感觉男人做饭是一件难为情的事情。

从小似乎就是这么接受家庭熏陶的。父亲那时从不在家做饭,全家人一天三顿都吃母亲做好的饭菜。偶尔,母亲让父亲帮忙做饭,打个下手也总是受到反驳。父亲认为男人不是做饭的,倒是挣钱养家糊口,才是正儿八经的事。

我母亲一生勤劳朴实,从不指使孩子做饭。十岁大,我看见母亲一个人在灶台忙里忙外,就给她帮手。最早是替母亲烧火,一手拉着风箱,一手往灶膛里填着柴火。我常常拉得满头大汗,也把灶火烧得很旺。半锅的水,烧的滚开,麦莛编的锅盖缝隙里突—突—往外窜汽。母亲就满脸高兴地夸我,但是她又总嫌我太浪费,心疼那几根柴火。

不久,我就开始学做饭——熬大米汤,从最简单的饭做起。我往锅里放半锅水,把半碗大米放进去。炉膛里的柴火燃烧着,保持开锅的状态。还要记得坐上篦子。我从墙角吊着的㧟蓝里,拿出高粱面窝窝或玉米面饼子,放在篦子上,盖上锅盖。一切都干完,等大人从地里回来,饭已经做好了。母亲再动手炒个菜,我们一家人就及时吃到了熟饭。

秋天里分了新谷,每家都争着磨几升新鲜的小米。我开始熬小米粥,这比做大米汤要费心的多。因为熬小米汤不能大火,不然总会渝锅,把米都漫出了锅外,弄得灶台也不干净。母亲总提醒我,熬小米粥不能像熬大米汤,火大火小不太讲究。我记住母亲的教诲,慢慢摸索。很快就能恰到好处掌握火候,把小米粥熬得稀烂。掀锅的时候,锅里覆着一层米油,新米的芳香沁人肺腑,让人食欲大开。

乡下入冬的季节瓜果丰盛,五谷飘香。我往米粥里放几片秋瓜,还放几块红薯,再加一把花生米或黄豆。只要火候掌握的好,老灶火锅里熬的米粥,是又稠又黏,又甜又香,现在的八宝粥真不能比。

上了初中,我开始尝试和面、擀面和做面条饭。先把白面和成不硬不软的一团。再用一根擀面杖压成饼,包在擀面杖上,一圈一圈地在案板上推拉,最终擀成一张大而圆的薄面皮。然后交叠起来,用菜刀切成细条。这也真较功夫和技术。能把面皮切成细细的、均匀的面条,拉起来不断,没有功夫可不行!等把切好的面条,下到滚开的水里,翻几个滚儿,用筷子捞出来盛在碗里,才算做好了一顿面条饭。母亲炒好了就吃的菜卤——韭菜炒鸡蛋。端起碗浇半勺子卤,你吃吃,那面条饭真好吃得爽口。

我学会了切土豆丝和萝卜丝,炒醋溜白菜,炒青椒鸡蛋等农家菜,味道均受到夸奖。乡下过节偶尔会买半斤肉,做一顿大锅菜。我们去地里收一个冬瓜,削皮去瓤,把瓜肉切好,再备上海带、豆腐和粉条。我已经能独立完成这些环节了。母亲稍微的帮一下忙,我就把菜炒进了大锅里,最后放盐和佐料,也是好吃无比,全家都称赞。我那时那么小,邻居们看到会做饭,真是好奇的不行。

高中毕业回到农村那几年,我的乡下生活平淡无奇。我却学会了泡酵子、发面和蒸馒头,还有包包子和捏水饺。我跟母亲还学会了烙发面饼,甚至炸油条和炸鸡头。尽管不懂烹饪技巧,可在火炉上掌勺炒菜已经是家常便饭啦。

有一次,我在集会上买了一本《大众菜谱》,照本宣科地学会了红烧鲤鱼,爆炒鸡丁和清炖羊排。朋友家里请人做客,都让我下厨掌勺了。女主人给我打下手的居多。他们备好灶台上的佐料,包括葱姜蒜等。我一阵忙活,几个菜就出了锅,盛到盘子里,也深得客人的肯定。

我是把做饭当成了一种兴趣。别人的好评自然又对我是极大地鼓舞,所以我在这方面才有些见长。我做民办教师十几年,都是自己做饭,很少吃学校食堂。老师们也愿意和我搭伙。他们吃的省心地道,味美可口。我学会了砌火炉,套炉仓等瓦工活。砌起来的火炉,俗话说就是好使,燃烧旺盛,不灭火。冬天里老师一人一个宿舍,都砌起一个煤火炉,既取暖又做饭,一举两得。

我父亲活了八十八,在村里算是高寿了。母亲得病那几年,父亲终究也学会了做饭。父亲是一辈子庄稼把式,农事无所不通。他当队长十几年,领着社员群众春种秋收,取得了农业方面土专家的称号。父亲到老也学会了擀面、烙饼,还有蒸馒头、包包子等。

母亲去世后,父亲独自在乡下生活。他坚持自己生火做饭,日子也过得自在安逸。父亲还喂了几只鸡,鸡生的蛋吃不完,总记得送给我们。后来我们看父亲年纪大了,就说服他到了城里和我们一起住。父亲才开始吃我和爱人做的饭。我知道父亲原来不是对男人做饭有鄙视心理,从他身上我悟到了一个农民做人的许多道理……。

男人会做饭真要算一专多能的表现,是优秀男人的条件之一。男人应该是家里的顶梁柱,家也是历练品性的道场和享受温馨的港湾。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会做饭就增加了属于自己的附加价值。

俗话说得好——上得高堂下得厨房。会做饭的男人,既体现爱家意识,又升华夫妻感情。谁说这不是改善家庭生活、提升幸福指数的一剂良灵丹妙药呢?

招聘,求职,房屋租售,二手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