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NBB品牌官网

weige4812

扫一扫添加微信

《幸福到万家》“婚闹险遭性侵”的何幸运,撕开了4个男人的伪善

发布者:NBB官网发布时间:2022-08-02访问量:7

何幸福通过相亲认识了王庆来,两人都对彼此很有好感,何幸福怀揣着对美好婚姻的向往,决定嫁给王庆来。

何幸福盛装出嫁,脸上是喜悦的表情,妹妹何幸运送姐姐出嫁,何幸运说姐姐嫁给王庆来是亏大了,在何幸运的心中,姐姐值得更好的。

何幸运是一名大学生,在外求学读书后,何幸运爱上了城市里的生活,她不想再回农村了,而姐姐何幸福嫁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青年。

《幸福到万家》何幸福的婆家在万家庄,是通过采矿石发家致富的村子,何幸福很有自知之明,她对妹妹说,自己又不是什么金尊玉贵的女人,嫁给王庆来她是很满足的,毕竟王庆来老实厚道,不抽不赌,是个好男人。

何幸运有些为姐姐担忧地说,男人老实过头,那就是窝囊。

王庆来在婚礼上跑前跑后,他担心妻子和小姨子太辛苦,还特意拿来吃的让她们先垫垫肚子,王庆来细心地给何幸福倒热水,他的温柔体贴,让何幸福心中泛起浓浓的暖意,何幸运看到姐夫这么会疼人,也就放心了。

王庆来和何幸福的婚礼排场很大,几乎村里所有人都来了,主要是因为王家诚意邀请了村书记万善堂来喝喜酒,万善堂是带领万家庄走上富裕道路的领头人,在村里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万善堂在婚礼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他的儿子万传家却盯上了新娘身边的伴娘,万传家问旁边的人,那个女孩是谁,他们告诉他说,那是新娘的小姨子。

《幸福到万家》万传家看向何幸运的眼神,就像一只饿狼盯上了猎物,打着闹婚的旗号做点猥琐的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何幸福让妹妹去外面帮忙招呼客人,何幸运毫无防备之心,万传家旁边的兄弟说,刚才去给何幸运敬酒,何幸运对人爱搭不理的,读了大学就趾高气昂的,看不起人。

万传家仗义地表示,自己要亲自去给何幸运敬酒,看她喝不喝。

何幸运接到男朋友大勋的电话,她在僻静的厢房门口和大勋通话,两人正在热恋期,何幸运曾经对姐姐说,大勋对她很好,何幸运虽然不着急结婚,但她早就认定了大勋。

万传家带着几个醉醺醺的男人过来给何幸运敬酒,逼着她喝白酒,何幸运不肯,万传家就直接往她嘴里灌,看到清纯美丽的何幸运,万传家起了色心。

何幸运和村里的姑娘都不一样,何幸运有文化,气质脱俗,万传家等待占何幸运便宜的时机已经很不耐烦了,几个男人将何幸运推搡进厢房,玩起了婚闹。

万传家那几个兄弟,都是小混混,他们口口声声说要给新郎新娘闹喜,其实只是想趁着婚礼的机会,满足自己恶心的欲望。

几个男人对何幸运动手动脚,何幸运拼命抵抗,她高喊着救命,可她的声音却湮没在了婚礼的热闹之中。

万传家撕碎了何幸运的衣服,把她压在了身下,何幸运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

何幸福的小叔子王庆志最先发现了何幸运被欺负,他找到哥哥王庆来,让哥哥去厢房看一看,但王庆来在村里是老实出了名的,他明明知道小姨子在受辱,却不敢踹开房门。

万传家是村书记的儿子,王家在万家村是小姓,窝窝囊囊的王庆来,没有胆子得罪万传家。

幸好何幸福隐隐约约听到了妹妹的呼救,她见何幸运没在外面,便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何幸福一脚踹开房门,看见万传家正趴在何幸运的身上,何幸福用椅子砸了万传家的头。

万传家顿时血流如注,被紧急送去了医院,何幸福抱着妹妹,为她披上了衣服。

何幸运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她脸色惨白,头发凌乱,满脸泪水,更让何幸运绝望的是,大勋的电话一直没挂断,她的挣扎和嘶吼,大勋都听得一清二楚。

何幸运险遭性侵,如果不是何幸福及时赶过来,后果不堪设想,万传家绝对不是只想闹喜,何幸福气愤地说万传家是耍流氓,耍流氓这三个字都是何幸福给万传家留下面子了!

万善堂见儿子被打,生气离席,村民们也都纷纷离场,热闹的婚礼一片冷清,结婚却遇到这样的事,王家觉得得罪了万书记,里子面子都挂不住,担心自己以后在村里没法混了,纷纷指责何幸福不懂事。

公婆说这样的婚闹很常见,人家愿意来闹,是给王家面子,没有人真正关心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何幸运。

何幸福也是在那瞬间才明白,妹妹为何不愿意留在农村,有些陋习,真的会毁掉女人的一生。《幸福到万家》何幸福婚礼上的低俗闹剧,彻底撕开了4个男人的伪善。

万善堂

万善堂是万家庄的恩人,是他带领村民采矿,让村民都过上了好日子,因此村民尊敬他,也巴结他。

何幸运出事前,这场婚礼已经露出滑稽的端倪了。

因为万书记迟迟没到场,婚礼被迫推迟时间;新娘新郎拜天地,王庆来的父母却要求小两口先拜万善堂,感谢万善堂,说以后还要靠万善堂的关照。

何幸福公婆对万善堂的巴结讨好,让何幸福感到不适,但她相信万善堂受人拥戴,会是一个好人,何幸福规规矩矩地向万善堂行礼,万善堂在台上表情和善亲切,儿子出了事后立马变了脸。

万传家欺负何幸运的行为,正常家庭的儿子干不出来,万传家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跟流氓无赖没区别,万善堂教子无方,还让万传家这样的人当集团总经理,真的是公私不分。

明明是万传家先猥亵了何幸运,才导致的何幸福救妹妹打了万传家,万善堂却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指责王家儿媳妇没有教养。

王庆来的父母为了求万善堂原谅,双双跪在万善堂的面前,恨不得给万善堂磕头作揖,正是他们这一跪,暴露了万善堂的伪善。

如果万善堂真的是与人为善的好书记,王家老两口子至于这么战战兢兢的吗?村民们更是因为王家得罪了万善堂,连婚礼的喜糖都不敢要,可见万善堂已经只手遮天很久了。

万善堂对王家老两口说,这幸好打的是传家,传家有分寸,这要是打了别的村民,人家再打回去,这万家庄还怎么和睦和谐呢?

万善堂的表态,才是真的是非不分。

为什么何幸福打的是万传家,而不是别的村民,还不是因为万传家仗着自己是万善堂的儿子,就作威作福,欺男霸女吗?

何幸福被王庆来逼着来给万善堂道歉,何幸福承认了自己打人不对,诚恳地给万家道了歉,但何幸福要求万传家也要给何幸运道歉,她说何幸运还没结婚,就被人摸了身子,万传家有错就要承担责任。

可万善堂一味护犊子,只承认万传家是婚闹,是给王家面子去参加的婚礼,万善堂拒绝承认万传家有错,看到他对儿子的包庇,才知万传家为何心术不正。

大勋

何幸运男朋友大勋的恶心程度,和万传家有得一拼。

何幸运被几个粗鲁的男人欺负,大勋没有挂断电话,而是全程听完了何幸运是如何悲惨地受到了欺辱。

他没有心疼何幸运的遭遇,反而觉得她被摸了身子,不干净了,脏了,没法要了。

大勋和何幸运提分手,何幸运苦苦挽留,大勋却反问道:为什么他们单单闹你呢?

大勋的行为,明显是受害者有罪论,在大勋看来,何幸运被婚闹,是因为何幸运不检点,花枝招展,给了坏男人机会。

实际上呢?

何幸运穿着得体,没有丝毫暴露的地方,她规规矩矩地送姐姐出嫁,陌生男人给她敬酒她也拒绝了,万传家盯上何幸运,不是因为何幸运有错,而是因为万传家的恶意。

退一万步来讲,女孩子有穿衣自由,大勋最该做的,是谴责坏人,而不是指责受欺负的何幸运。

大勋也是读了大学的文化青年,如果他真的爱何幸运,就该在何幸运被欺负的时候,立马挂断电话,选择报警;如果他脑子再清醒些,可以不挂电话,录音保留证据,同时找另外的电话报警。

大勋什么都没有为何幸运做,在何幸运受伤后,只剩下指责,这个男人毫无担当,只会计较女孩子的贞操,何幸运不嫁给他才是真的幸运。

王庆来

何幸福和王庆来结婚后,迟迟没有圆房,婚礼上的丑事始终是两个人心里的疙瘩。

何幸福要为妹妹讨回说法,王庆来却为此担惊受怕,他不仅没有站在何幸福这一边,反而逼迫何幸福去给万善堂道歉,他的懦弱,令何幸福失望透顶。

何幸运挨欺负的时候,王庆来就因为胆小而不敢拦住万传家;何幸福被万善堂父子指责,王庆来更是低声下气,不敢保护何幸福。

王庆来竟然想让何幸福赶紧回娘家避风头,何幸福质问王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