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NBB品牌官网

weige4812

扫一扫添加微信

文案与厨男

发布者:NBB官网发布时间:2022-08-02访问量:8

杨老师的男性文案朋友,都是厨男。

反过来也同样成立。如果一个男人不会做饭,他压根不会跑去当文案,更不可能成为杨老师的朋友。

吃他们做的饭,最好的地方是朋友圈。

光看着,馋着,把自己想象成巴普洛夫的狗,或者接受人间供养的灶王爷,净坛使者。

在哈喇子决堤前,不失礼貌地手动点赞。

岁月就这么静好,给对方减免了洗碗洗锅的烦恼。

这背后,自然也藏着杨老师深刻的洞察:同性的赞美不足以让厨男忘却洗碗洗锅的烦恼,但异性的可以。

这就是这么多年来,杨老师从未蹭过他那些男性文案朋友的饭,只在文字中咽着口水敬仰他们的厨艺。

他们的厨艺,真不差。

因为他们准备食材的心思,比拍照的心思多。品尝饭菜的时间,又比修图的时间多。

这也验证着杨老师在朋友圈发现的一条定律:凡是花在拍照修图的时间比买菜做饭多的,都是厨渣。

他们当然不是厨渣。

他们是真的厨男,敢于囿于昼夜与厨房,宠幸着那些来自山川湖海的肉体与灵魂。

这其中的佼佼者,是明总,一个性感的汉子,吃的是饭菜,挤出来的是感性的文字:

周末我通常会下厨做几道菜,完成后拍照记录一下。每次把照片晒到朋友圈,能骗到不少赞,本来是挺沾沾自喜的,可是每次总有几个人评论说让我换一套餐具。

我承认我的碗碟太土了,最常用的是一双不锈钢筷子、一个不锈钢盘子、一个珍珠碗、一个白色瓷圆碟,而且摆盘不讲究,桌布也不铺,滤镜也不加,发圈里毫无逼格,委屈了那么好的厨艺。

最近辞了职,在家当了几天咸鱼。除了买菜基本不出门,边吃边看美食纪录片,饱了睡,醒了玩手机,玩腻了拼模型,但不管做什么脑子里都是空白一片。我很想用废人来形容这样的自己,但是觉得还不够资格,哪里有会做饭(还做得那么好吃)的废人?

这些文字,每次读杨老师都会想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的韩愈,继而想到阮小五和阮小七把手拍着脖项道: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

再细品,委屈了这么好的厨艺,虚负凌云万丈才;哪里有会做饭(还做得那么好吃)的废人,一生襟抱未曾开。

诶,读书人一声长叹。

厨艺见才情,文字抱不平。杨老师真心希望早日有单身吃货女青年,能解三十而剩的明总之忧。

有意者不妨留个言,杨老师人格担保免收牵线费。

厨艺比明总稍逊一筹的,是邱老师,一个娜姐面试他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求求你过来上班吧的文案。

说邱老师厨艺不如明总,邱老师肯定是不服气的。

文人自古相轻,厨男从来难相惜。

不过,杨老师有证据。

邱老师不吃芹菜、香菜、胡萝卜、苦瓜、丝瓜、生菜、洋葱、多春鱼……

在味蕾的冒险精神上,邱老师已退避三舍。

其次,是刀功。

比如这条朋友圈:炸了50多个萝卜圆子、萝卜扁子、萝卜棍子、萝卜不规则多边形。

你看,萝卜够水了吧,还是能让邱老师的菜刀随便出轨。

最重要的一点,是邱老师娶老婆了。

有些人娶了老婆后,厨艺会蹭蹭往上走,比如杨老师。

有些人娶了老婆后,厨艺就开始车轱辘,比如邱老师。

大家可以好好品一下邱老师发的这个:同事给了我一个红枣夹核桃,让我想起了女朋友做的番茄夹话梅。一开始我相当抵触,但碍于她手中的刀,尝了一个。没想到口感极好,就像木瓜鱼汤这个组合一样奇妙。

口感极好这四个字前,特意用的句号,说的也许是红枣夹核桃,更有可能是说给那把刀听的;木瓜鱼汤这个比喻,才是心声;奇妙一词,彰显了深厚的文案功底。

说直白一点,杨老师专注煲汤二十多年,从未有胆量挑战木瓜鱼汤。即便看到有骁勇妹子,为了浇胸中之块垒,从来都是捏着鼻子灌下去的。

邱老师连木瓜鱼汤都尝过,这说明了什么?

杨老师不敢多想,毕竟人还在江湖飘。

最让杨老师感慨的,是邱老师发的这个:两年多来,买菜攒下了1087毛钱(配图是一堆毛票)。

很多朋友一看,哇,啧啧,邱老师真是为爱上菜市场,为真爱下厨房,勤俭持家,真好厨男。

但作为推理小说爱好者的杨老师,却是这样想的:这一堆毛票,基本都是一毛两毛的,五毛一块的形单影只。目测共有四五百张。

一个几乎天天带钱包逛菜市场的男人,居然能留下这么多毛票,说明了什么呢?

至少说明一点,这是私房钱。

耗时两年多,存之不易啊。四五百张毛票,还能一张一张数出来,算出总额来,作为文案居然能有这闲工夫,还有这样的数学底蕴,更要不怕手抽筋,难上加难啊。

但是,这么一点钱,为何还要发朋友圈晒出来?

也只能说明一点:这钱被老婆发现了。

菜刀之下,邱老师的智商瞬间占领高地,灵光一闪,火速发圈,昭告天下,以示清白,以表忠心。

而自从发了这条朋友圈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里,邱老师再也没在朋友圈,透露过任何跟买菜做饭有关的信息。

这个中缘由,你品,你细品。

要知道,曾经的邱老师,可是一个到公园看人钓鱼都能把湖水想象成一锅鱼汤的男人,也是一个在广州街头好心建议烧烤摊老板改换无烟烧烤以躲避城管的男人,更是一个在马来西亚街头小排档买鲜椰子都能传授年轻貌美老板娘椰子鸡做法的男人。

如今,外卖随处走,厨男独憔悴。

邱老师,已不再是曾经那个少年。

厨艺比邱老师更逊一筹的,是曹老师,一个惨遭猎头青睐、重金求挖的文案。

是他,在十八楼,当面传授杨老师步兵与骑兵的区别就是一个无码一个有码的影视鉴赏知识。

屈指算来,杨老师已三年多未睹曹老师芳容。

最近一次有幸瞥见,还是在雪莹妹子发她被求婚的现场照片上。

雪莹妹子曾经信誓旦旦说过,她谈恋爱至少要谈三年才结婚。于是她的森哥就这样服了三年无妻徒刑。上一个这么信誓旦旦并且信守承诺的人,好像是张学友。

作为雪莹妹子当年众多的绯闻爱慕者之一的杨老师,悄悄点了个赞。

照片上,角落里,曹老师的小辫子变成了中分。黑框眼镜格外抢镜。海军蓝的条纹T恤,让人想到《阳光灿烂的日子》。

曾经,杨老师的生活深受曹老师影响。

他跟着曹老师到公司楼下吃饭堂。他跟着曹老师下班吃家乐缘。他跟着曹老师拐两条街去吃带鱼饭。

再后来,杨老师跟着一众同事,从广州地铁三号线转一号线再转出租车后转大巴最后步行去吃曹老师的婚宴。

那是曹老师丈母娘开的饭店。那是正宗的佛山蒸菜。

热腾腾,嫩生生,鲜味在舌尖上一个劲跳钢管舞。

一揭锅,十几双筷子不停在不锈钢盘上春秋争霸,战国争雄。

后来,看到营养还是蒸的好,杨老师就舌尖思春。

继而一看某功夫,杨老师就舌头爆粗。

这婚宴,自然也宣告着曹老师与杨老师一起吃饭生涯的结束。

下班后,老师默然与曹老师一起走过夜晚的天桥,然后在杨箕地铁站挥一挥手,沿着一条寂寞的路各奔西东。

再后来,文案曹老师和他的设计老婆街头牵手,满地虐狗。

杨老师也默默离开了十八楼。

虽然,曹老师没在朋友圈露过厨艺,但杨老师知道他也是个厨男,和杨老师一样。

厨艺不发圈,不过是因为,他们擅长养生菜。

养生菜,都是一些清汤寡水,养人,但不养朋友圈。

所以他们俩人的厨艺,都写在脸上。

80后的他们,顶着90后的容颜无压力混迹在00后的圈子里,就像两只有礼貌的狼卧底在二哈群。

92年的邱老师,早在两年前,就有新来的同事怯生生问他:邱老师,你今年有33了吧?

邱老师恨不得给她穿小鞋,让她知道什么叫小。

诶,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是这么大。

文案不例外。厨男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