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NBB品牌官网

15555225945

扫一扫添加微信

父亲节,感谢那个厨房里挥汗如雨,为全家做饭的男人

发布者:NBB官网发布时间:2022-08-02访问量:22

我喜欢做饭,虽然做得不算好,却也能享受其中,一番张罗下来,给家人端上可口的饭菜。

对于没有吃过的菜肴,也能报之以极大的热情,或向友人请教或自行百度,虚心学习,耐心完成菜品的制作。

对于做饭这件事,从买菜到择菜切菜,我都是不厌其烦的,尽管水平不高,但却愿意亲力亲为,别人干的时候总担心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状态,字字句句千叮万咛。

不过,我的劳动热情也仅仅停留在做和吃两个阶段,对于饭后收拾碗筷,打扫卫生之类的,我就溜之大吉了。

因此我并不算是一个勤快的人,甚至还有些懒惰,像我这等懒人能在一日三餐舍得下功夫,我想与年少时父亲的耳濡目染有关。

如果写人生回忆录的话,我的童年和少年有着极为清晰的分界线,那就是父亲的在世和去世。我的整个童年因为有了父亲,是完美的,充满了斑斓的色彩,是在无忧无虑肆意玩耍天真烂漫中度过的。

每天在小县城没心没肺的疯跑,玩够了才想起回家,回到家中不洗手先去厨房找吃的。那时的父亲,就是厨房里炉火前挥汗如雨的人。

父亲手巧,在东北当过八年兵,想必是见过世面的,他能够承担起全家做饭的责任,而不去苛责母亲的鲁钝,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小镇也算是有新思想的人。

一个爱做饭的男人,一年四季,一日三餐伺候全家,这里面除了有点厨艺,最重要的是浓缩了对家人的爱。所以,母亲一生在做家务上不求上进,应付了事,也是父亲惯的。

当然作为一个女孩子,我也有安静下来的时候,那就是跑累了或者我哥被父亲撵的东跑西窜挨打的时候,或者父亲和母亲吵架的时候。遇到上述几种情况,我和弟弟就变得无比懂事和乖巧听话,温顺的像只猫。

当然,这些都是欢快童年的小插曲,短暂的紧张之后,一切恢复正常,我们会迅速调整到快乐的放飞模式。

然而,也就是在那些短暂的懂事和安静中,我会待在厨房里老老实实看父亲做饭的全过程,间或帮忙择择菜打打下手。父亲做饭的过程可谓是呼呼生风,动作利索又娴熟。

时隔四十年之后,留在我记忆里最清晰的画面就是父亲蒸馒头。

那么大一盆面啊,开的满是泡泡,父亲从盆里一块块扯出来倒在案板上,然后用手上的面顺带着在盆沿上抹一抹,盆上干干净净就像洗过了一样,然后父亲的两只手在那一大团面上,揉啊揉,揉啊揉。

他光着背,汗珠亮晶晶的滚下来,毛巾搭在脖子上,他会时不时用手撩起毛巾擦把脸。揉好长时间,才会到恰当的火候,这个环节,父亲是用了力气的,想蒸出一锅好馒头,掺不了假。最让我惊叹的是面剂揉好分割成馍剂的时候。

一个长长的面剂,父亲用手摆好,捋直,刀几乎是咔咔咔从上面划过,就像切土豆丝一样,右手拿刀左手挪馍剂,一上一下眨眼间变成整齐的两排。这招神功到现在我也没有练成,看来主要是没有得到真传,不然我这厨艺和父亲一定不相上下。

刚出锅的馍那个香啊,即便没有菜,沾个蒜汁也能一人消灭两个馒头。

为了让我们吃上肉,他还在院子里养了鸡,每隔一段时间炖上一只大公鸡,香味飘出三四条胡同,路过的人馋的只有咽口水,连连发问谁家炖的鸡?

六一前夕,国家公布了开放三胎的计划,从70后到00后可以说各有强烈反响,共同的反馈是生不起也养不起了。对此,我也很感慨,因为,我来自三孩家庭,我亲眼目睹了一对夫妻养育三个孩子的操劳一生辛苦一生。

我想父亲的勤劳能干一半来自性格使然,另一半就是三张嗷嗷待哺的嘴激发出来的能量,他必须把聪明才智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发挥的淋漓尽致。

房子不够住了自己动手盖了小厨房,过了两年,小厨房又向外扩建了套间厨房,连餐厅都有了;

元宵节做灯笼,夏天自制竹靠椅,靠背能伸缩,不坐的时候合起来,坐的时候放放皮带,放到头还可以躺着;

两根包饺子的板,是父亲用牛骨头一点点打磨而成,从我记事起就竖在我家筷笼里,有两公分宽,十七八公分长,光滑如玉,包起饺子来非常好用。特别是肉馅,一板子下去畹一疙瘩刚好够包一个饺子,这种效果是筷子所达不到的,可谓神器也。

还有做煤球的煤球机,我穿的小皮鞋,弟弟的铁环,陀螺,小手枪……吃的用的十有八九都是父亲动手做出来的。

父亲的手就像魔法师的手,在那个贫瘠的年代为我们带来了相对丰裕富足的生活,我也收获了胡同里小伙伴们羡慕的眼光。

如果有工具有图纸的话,什么自行车,缝纫机,对于父亲也不在话下啊。

父亲去世以后,两把靠椅用了几年,没有人会修最后散架了,一些东西不是老了就是旧了,没有了父亲的不便在父亲去世的前几年里让母亲异常痛苦,一些事情,父亲在的时候就不是事,随手就干了,可是父亲不在了,就变成了一件难事。

当生活具体到疲于应付每天的一日三餐,应付老大跑工作老二升学考试老三体弱多病,一桩桩一件件一个比一个艰巨一个比一个难办的时候,母亲也很少提起父亲了,盼着我们长大是每天最重要的主题。

母亲大部分时间忙碌,放学回家我也没有吃过应时饭,有时还要自己动手,因此,我的整个青少年也过早承担了生活。

做饭这个事对于我来说就是生活的必须,我像父亲一样在厨房里挥汗如雨,但因为晚上封不好炉门,经常把煤球不是闷灭就是烧透,第二天还要狼狈的生火。

做的面条也滚的稀烂,味道只能果腹,没有人说好吃,我的脑子里就会无数次划过父亲娴熟劳动的画面,我想我迟早能做好这一切的。

等结了婚有了孩子,做饭又变成了谋生的必须,年轻时候来不及思考吃饭的意义,只是为吃饭而吃饭。等人到中年,我们慢慢老去,孩子逐渐长大,每一次的吃饭相聚似乎都意义不同,我也更加能潜心准备食材,这里面揉进去了深深的爱和种种复杂的情感,我也在逐渐读懂父亲。

好好做饭就是好好生活,感谢父亲,让我在经历前半生谋生的奔波之后,终于在后半生学会了谋爱,学会了珍惜。

—END—

青春永在的原创文字,愿和您产生深深共鸣。